红尘皆醉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吴邪x叶修】生日快乐

#吃我一发安利#
#日常向的糖# #吴邪39岁生贺#
#很迷很迷的时间轴#
#私设如山# #ooc严重#
#雷者慎入# #不喜勿喷#
——以下正文——

吴邪今年已经39岁了,而今天又恰好是他39岁的生日。作为他恋人的叶修,今年才27岁,虽然这个年纪在荣耀圈已经算的上“高龄”,但对于吴邪来说,却还只是年少轻狂的时期。

“你真的决定跟我在一起?”吴邪不记得自己对叶修问过多少遍这样的问题,因为他们真的算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在荣耀圈叱咤风云,另一个却过着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一个只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打杀,另一个却是在真正的现实中争斗。

“当然,哥又不是小孩子了骗你干嘛。”这是他得到的唯一答案,不管问多少次都是一样的。

这是一个令吴邪难得感到心安的答案。

吴邪平时在他的盘口上处理大大小小的事务。他再没有遇到过和潘子一样忠心的人了,所以一些事情只好亲自处理,有时还会连夜奔走到各个盘口上检查,自然不会空出多少时间去和叶修谈情说爱,过二人世界。叶修心里也很明白这一点,他自觉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小年轻,大风大浪也都各自走过来了,没必要去弄那么一套所谓增添恋人间情趣的把戏。待在战队里,时间都是用打打游戏抢抢Boss或是研究自制银武看看队员们的技术加以点评来消磨的,日子也过的十分悠闲。

叶修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他很少让吴邪操心。

而今天,似乎是个十分特别的日子。

早上七点,兴欣网吧的老板娘陈果正和唐柔一起准备今天的早餐,却看见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正从楼上慢慢地走下来。

“叶修?!”陈果十分惊讶,她完全没料到叶修竟然也能起这么早,“你熬了一个通宵?”

叶修笑笑,对于陈果的意外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老板娘,好歹哥也是个正常人类哪能熬到七点?我不就早起了一次吗看把你惊讶的,快把你的下巴收回去小心脱臼啊。”

陈果悻悻地白了叶修一眼,继续做手里的事。叶修走到桌子前拿起一块面包叼在嘴里,含含糊糊地问道:“诶,今天是3月5号吧?”

“是啊,怎么了?”陈果敷衍了一句,一抬头却看见叶修有些高兴的应了一声:“没事,我就是想再确认一下。”说着,露出了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容,接着,又看见叶修拿起了苏沐橙的手机走上楼去。

一定是今天的打开方式不对。陈果默默地对自己说道。

叶修自己懒得带什么手机,所以当他要与别人联系时用的都是苏沐橙的。

回到房间后,叶修打开手机通讯录,找到吴邪的号码就打了过去,但那边的人似乎一点也不应景,电话里“嘟”了几声,传出了“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的提示。

今天也这么忙吗?叶修不太开心,他又拨了一个电话过去,这次,电话响了几声,终于接通了。一个略带疲惫地声音从那边传来:

“找我什么事吗?”

“晚上回家吃饭吧,你已经忙了好几天了。”叶修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是让叶修听到了他想要的回答,一个字,好。

“晚上见。”叶修轻笑着挂断了电话,整理了自己的衣着准备上街去买晚上需要的东西。

已经好久没上过街了啊。叶修在踏出网吧的那一刻心想,同时,他也忘不了当他整理好东西准备出门时陈果一脸懵逼的表情。

————

电话的另一边,吴邪的处境却不是那么乐观。他当然知道自己已经好几日没回家了,因为一个盘口上的兄弟闹了矛盾,本来并不是什么大事私下里就可以解决,但是他们越闹越大结果还惊动了其他势力,事情立刻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这几天吴邪为了处理这件事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为了今早解决,他直接睡在了盘口那边。

“啧……”吴邪觉得自己的头快要裂开了,以前注射的费洛蒙信息素又开始在脑袋里翻天覆地,再加上最近的超负荷工作,让他过去的旧伤也在隐隐作痛。

在今天必须把事情都处理掉啊,想起刚刚叶修打来的那通电话,吴邪烦躁地皱了皱眉。他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拿起手机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解家九爷的电话:

“喂,小花……”

讲了大约有十几分钟的样子,吴邪终于把事情和发小解雨臣谈妥了,顿时舒了一口气。一旁站立已久的皮包似乎欲言又止,吴邪看了他一眼,做了一个“有事快说”的手势。

皮包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吴老板,听伙计说,西面的盘口又出事了……”

吴邪刚舒展的眉头霎时又紧缩起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麻烦来了。

————

全联盟都知道的一件事是叶修没脸没皮没下限。

全联盟都知道的另一件事是叶修的厨艺比他打荣耀的技术还好。

全联盟都知道的还有一件事是虽然他烧的一手好菜但他却从来不下厨。

所以当叶修拎着一大包食材在街上偶遇方锐时,方锐的表情和陈果如出一辙。而作为当事人的叶修,似乎并没有解释的打算,只是和往常一样平淡地和方锐打了个招呼,就准备离开了。

这下轮到方锐不淡定了,他跟上去问道:“我们的叶修大大今天是怎么了?”看了看他手上的袋子又接着问,“这是个什么情况?今儿是要亲自下厨啊?”

叶修笑了一下,说道:“怎么?方锐大大也想尝尝我的手艺?”

“嗯,想。”方锐用那双真诚的眼睛眼巴巴地盯着叶修说道。

叶修看了他一眼,抛下一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方锐大大想吃就让你家林敬言大大给你烧啊。”

“呵呵。”

————

吴邪看了看站在面前的二人,他们就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对于这种背叛的事情吴邪见的多了,自然知道该如何处理。不过现在看来,这两人对自己提出的条件好像还不太满意啊。

等了许久也不见回复,吴邪终是不耐烦了,他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指节敲着桌子,冷笑一声说道:“二位是不是在想着怎么拒绝我才好?”

“这……”其中一人心虚地想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在这种时候,不妨先好好考虑考虑拒绝我的后果和答应我的好处,这样对二位做出这个决定,是不是大有帮助呢?”吴邪顿了顿又说,“好心提醒一句,我的时间可耗不起,而你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场上再次陷入了一片沉寂,半响,两人对视一眼,最后还是点点头表示答应了吴邪的要求。

“那么,合作愉快。”吴邪笑着说道,转身便离开西面盘口,“皮包,走。”拿出了手机,一条来自解家九爷的未读信息显示在屏幕上,吴邪打开来看了一眼,神色变得轻松起来。“谢,改日请你吃饭。”短信发出去后,吴邪一看时间,已经七点半了。

“吴老板,我们现在去哪?”皮包坐在驾驶位上,回头问坐在后位的吴邪。

“你先送我回家,再回盘口。”吴邪疲惫地坐着闭目养神,整理这一天的工作。他一想到回家路上几个小时的堵车,顿时就头疼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家。“皮包,快点。”

————

叶修就这么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墙上挂钟的指针从5指向6,又从6指向7,桌上的饭菜早已凉了许久,却仍不见那人归来。

果然还是去找他吧。叶修这样想着,再次整理整理出了门,临走前想了想,还是把灯关掉了。

当他走到吴邪的古董店时,王盟正准备打烊,见到来人,心中不免惊讶了一番,不过面上还是笑着问道:“有什么事吗?”

“吴邪在吗?”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问道。

“老板不在。”王盟回答说,“他这几日都很忙,直接住在盘口,你可以去那看看。”

叶修点点头,把烟点上后,冲王盟说了声“谢谢”就草草结束了这段对话,向吴邪的中心盘口走去。

叶修不是很喜欢去吴邪的盘口,那里的气氛很压抑,让他感到非常不自在,尤其是在吴邪和自己说过他刚开始接手盘口时清理内部的场景,叶修就更排斥这个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藏杀机的地方了。

叶修边抽烟边走着,盘口离古董店并不是很远,步行最多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到了那里,令他疑惑的是,平常都跟在吴邪身边的那个叫做“皮包”的伙计不在,吴邪似乎也不在。找了一个正在干活的手下一问,才知道吴邪和皮包好像有什么急事,中饭还没吃就出去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

于是叶修又补了个空,他心中也是一阵烦躁,这个点吴邪能去哪里?

————

最让吴邪烦心莫过于市区的堵车,奈何人称“吴小佛爷”的他在道上如何神通广大到了这市区,还是只能和普通市民一样堵在这“车海”之中。

终是敌不过漫长的等待,吴邪看着车一点一点挪进了中心,心说离家已经不远了,干脆下车走路。对皮包吩咐了一些要处理的事情,他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等吴邪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赶到家的时候,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只留下一桌的冷菜。他猜到叶修一定是等不及出去找他了,摸了摸放在茶几上的水杯,吴邪推算出那人离开的时间,心想大概很快就回来了,所以他并不准备去找叶修,免得再次走散。

吴邪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也不去开灯,就在一片漆黑中升起了一阵倦意,然后就在沙发上浅浅地睡着了。

————

叶修有些失落地走回家,打开家门却看见了靠在沙发上休息的吴邪,一个晚上的阴郁也是一扫而空。

他悄悄地走近吴邪,观察起这个男人的睡颜。吴邪的眉头永远是紧锁着的,在休憩中也不例外。

叶修不知道吴邪经历过什么,也从不过问他过去的一切,只是每每看见吴邪脸上藏不住的疲惫和新伤盖着旧伤的身体,他就心如刀绞,偏偏吴邪还次次都淡淡地笑着,笑着告诉他自己没事。

这个人怎么就一点儿都不懂得爱惜自己呢。叶修想着,忍不住伸出他那双十分漂亮的手去抚平吴邪眉头的紧锁。正当他的手快要碰到吴邪的时候,吴邪突然一把拉过他的手腕,叶修猝不及防地向前倒去,男人一个翻身就顺势将他压在了沙发上。

吴邪温热的鼻息打在叶修的脸上,令他感到一丝晕眩。

“是你?没事吧。”看清来人后,吴邪便坐了起来。这么多年的磨砺让他的警惕性远远高于常人,即使头脑还未发出指令,身体已经提前一步做出了行动。

“在自己家里还有这么高的警惕?”叶修笑道,“我没事。”他坐起来看了看挂钟,已经快九点了,于是对吴邪说道:“听说你中饭晚饭都没吃,我把饭菜热一下你将就吧。”

“你亲自做的?”

“嗯。”

等两人在饭桌前坐下,时针早已过了9向10前进了。尽管是热过一遍的冷菜,吴邪还是觉得那是他今生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就像是久违的家的味道。

“吴邪。”叶修突然叫了吴邪的名字。

“我在。”吴邪回答道。

“生日快乐。”叶修说出了那句他准备了一天的想说的话,下一秒,他就被那个男人抱住了,那拥抱,像是要把他融入自己的血肉之中。

“谢谢。”吴邪感受着怀中人的体温,在他耳边轻轻吐出一句话。

“明年的生日,还交给你了。”

“以后所有的生日,都交给我吧。”叶修听见自己是这么回答的。


我把自己交给你了。

好,余生请多指教。

——Fin——

找出了去年写的吴邪生贺于是决定大晚上给大家安【fang】利【du】,讲真我觉得其实这对挺好吃的!
祝大家食【xi】用【du】愉快~
(去年的生贺今年才发我真是对不起大邪帝w)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