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皆醉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吴邪x叶修】生日快乐

#吃我一发安利#
#日常向的糖# #吴邪39岁生贺#
#很迷很迷的时间轴#
#私设如山# #ooc严重#
#雷者慎入# #不喜勿喷#
——以下正文——

吴邪今年已经39岁了,而今天又恰好是他39岁的生日。作为他恋人的叶修,今年才27岁,虽然这个年纪在荣耀圈已经算的上“高龄”,但对于吴邪来说,却还只是年少轻狂的时期。

“你真的决定跟我在一起?”吴邪不记得自己对叶修问过多少遍这样的问题,因为他们真的算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在荣耀圈叱咤风云,另一个却过着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一个只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打杀,另一个却是在真正的现实中争斗。

“当然,哥又不是小孩子了骗你干嘛。”这是他得到的唯一答案,不管问多少次都是一样的。

这是一个令吴邪难得感到心安的答案。

吴邪平时在他的盘口上处理大大小小的事务。他再没有遇到过和潘子一样忠心的人了,所以一些事情只好亲自处理,有时还会连夜奔走到各个盘口上检查,自然不会空出多少时间去和叶修谈情说爱,过二人世界。叶修心里也很明白这一点,他自觉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小年轻,大风大浪也都各自走过来了,没必要去弄那么一套所谓增添恋人间情趣的把戏。待在战队里,时间都是用打打游戏抢抢Boss或是研究自制银武看看队员们的技术加以点评来消磨的,日子也过的十分悠闲。

叶修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他很少让吴邪操心。

而今天,似乎是个十分特别的日子。

早上七点,兴欣网吧的老板娘陈果正和唐柔一起准备今天的早餐,却看见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正从楼上慢慢地走下来。

“叶修?!”陈果十分惊讶,她完全没料到叶修竟然也能起这么早,“你熬了一个通宵?”

叶修笑笑,对于陈果的意外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老板娘,好歹哥也是个正常人类哪能熬到七点?我不就早起了一次吗看把你惊讶的,快把你的下巴收回去小心脱臼啊。”

陈果悻悻地白了叶修一眼,继续做手里的事。叶修走到桌子前拿起一块面包叼在嘴里,含含糊糊地问道:“诶,今天是3月5号吧?”

“是啊,怎么了?”陈果敷衍了一句,一抬头却看见叶修有些高兴的应了一声:“没事,我就是想再确认一下。”说着,露出了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容,接着,又看见叶修拿起了苏沐橙的手机走上楼去。

一定是今天的打开方式不对。陈果默默地对自己说道。

叶修自己懒得带什么手机,所以当他要与别人联系时用的都是苏沐橙的。

回到房间后,叶修打开手机通讯录,找到吴邪的号码就打了过去,但那边的人似乎一点也不应景,电话里“嘟”了几声,传出了“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的提示。

今天也这么忙吗?叶修不太开心,他又拨了一个电话过去,这次,电话响了几声,终于接通了。一个略带疲惫地声音从那边传来:

“找我什么事吗?”

“晚上回家吃饭吧,你已经忙了好几天了。”叶修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是让叶修听到了他想要的回答,一个字,好。

“晚上见。”叶修轻笑着挂断了电话,整理了自己的衣着准备上街去买晚上需要的东西。

已经好久没上过街了啊。叶修在踏出网吧的那一刻心想,同时,他也忘不了当他整理好东西准备出门时陈果一脸懵逼的表情。

————

电话的另一边,吴邪的处境却不是那么乐观。他当然知道自己已经好几日没回家了,因为一个盘口上的兄弟闹了矛盾,本来并不是什么大事私下里就可以解决,但是他们越闹越大结果还惊动了其他势力,事情立刻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这几天吴邪为了处理这件事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了,为了今早解决,他直接睡在了盘口那边。

“啧……”吴邪觉得自己的头快要裂开了,以前注射的费洛蒙信息素又开始在脑袋里翻天覆地,再加上最近的超负荷工作,让他过去的旧伤也在隐隐作痛。

在今天必须把事情都处理掉啊,想起刚刚叶修打来的那通电话,吴邪烦躁地皱了皱眉。他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拿起手机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解家九爷的电话:

“喂,小花……”

讲了大约有十几分钟的样子,吴邪终于把事情和发小解雨臣谈妥了,顿时舒了一口气。一旁站立已久的皮包似乎欲言又止,吴邪看了他一眼,做了一个“有事快说”的手势。

皮包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吴老板,听伙计说,西面的盘口又出事了……”

吴邪刚舒展的眉头霎时又紧缩起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麻烦来了。

————

全联盟都知道的一件事是叶修没脸没皮没下限。

全联盟都知道的另一件事是叶修的厨艺比他打荣耀的技术还好。

全联盟都知道的还有一件事是虽然他烧的一手好菜但他却从来不下厨。

所以当叶修拎着一大包食材在街上偶遇方锐时,方锐的表情和陈果如出一辙。而作为当事人的叶修,似乎并没有解释的打算,只是和往常一样平淡地和方锐打了个招呼,就准备离开了。

这下轮到方锐不淡定了,他跟上去问道:“我们的叶修大大今天是怎么了?”看了看他手上的袋子又接着问,“这是个什么情况?今儿是要亲自下厨啊?”

叶修笑了一下,说道:“怎么?方锐大大也想尝尝我的手艺?”

“嗯,想。”方锐用那双真诚的眼睛眼巴巴地盯着叶修说道。

叶修看了他一眼,抛下一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方锐大大想吃就让你家林敬言大大给你烧啊。”

“呵呵。”

————

吴邪看了看站在面前的二人,他们就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对于这种背叛的事情吴邪见的多了,自然知道该如何处理。不过现在看来,这两人对自己提出的条件好像还不太满意啊。

等了许久也不见回复,吴邪终是不耐烦了,他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指节敲着桌子,冷笑一声说道:“二位是不是在想着怎么拒绝我才好?”

“这……”其中一人心虚地想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在这种时候,不妨先好好考虑考虑拒绝我的后果和答应我的好处,这样对二位做出这个决定,是不是大有帮助呢?”吴邪顿了顿又说,“好心提醒一句,我的时间可耗不起,而你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场上再次陷入了一片沉寂,半响,两人对视一眼,最后还是点点头表示答应了吴邪的要求。

“那么,合作愉快。”吴邪笑着说道,转身便离开西面盘口,“皮包,走。”拿出了手机,一条来自解家九爷的未读信息显示在屏幕上,吴邪打开来看了一眼,神色变得轻松起来。“谢,改日请你吃饭。”短信发出去后,吴邪一看时间,已经七点半了。

“吴老板,我们现在去哪?”皮包坐在驾驶位上,回头问坐在后位的吴邪。

“你先送我回家,再回盘口。”吴邪疲惫地坐着闭目养神,整理这一天的工作。他一想到回家路上几个小时的堵车,顿时就头疼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家。“皮包,快点。”

————

叶修就这么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墙上挂钟的指针从5指向6,又从6指向7,桌上的饭菜早已凉了许久,却仍不见那人归来。

果然还是去找他吧。叶修这样想着,再次整理整理出了门,临走前想了想,还是把灯关掉了。

当他走到吴邪的古董店时,王盟正准备打烊,见到来人,心中不免惊讶了一番,不过面上还是笑着问道:“有什么事吗?”

“吴邪在吗?”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问道。

“老板不在。”王盟回答说,“他这几日都很忙,直接住在盘口,你可以去那看看。”

叶修点点头,把烟点上后,冲王盟说了声“谢谢”就草草结束了这段对话,向吴邪的中心盘口走去。

叶修不是很喜欢去吴邪的盘口,那里的气氛很压抑,让他感到非常不自在,尤其是在吴邪和自己说过他刚开始接手盘口时清理内部的场景,叶修就更排斥这个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藏杀机的地方了。

叶修边抽烟边走着,盘口离古董店并不是很远,步行最多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到了那里,令他疑惑的是,平常都跟在吴邪身边的那个叫做“皮包”的伙计不在,吴邪似乎也不在。找了一个正在干活的手下一问,才知道吴邪和皮包好像有什么急事,中饭还没吃就出去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

于是叶修又补了个空,他心中也是一阵烦躁,这个点吴邪能去哪里?

————

最让吴邪烦心莫过于市区的堵车,奈何人称“吴小佛爷”的他在道上如何神通广大到了这市区,还是只能和普通市民一样堵在这“车海”之中。

终是敌不过漫长的等待,吴邪看着车一点一点挪进了中心,心说离家已经不远了,干脆下车走路。对皮包吩咐了一些要处理的事情,他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等吴邪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赶到家的时候,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只留下一桌的冷菜。他猜到叶修一定是等不及出去找他了,摸了摸放在茶几上的水杯,吴邪推算出那人离开的时间,心想大概很快就回来了,所以他并不准备去找叶修,免得再次走散。

吴邪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也不去开灯,就在一片漆黑中升起了一阵倦意,然后就在沙发上浅浅地睡着了。

————

叶修有些失落地走回家,打开家门却看见了靠在沙发上休息的吴邪,一个晚上的阴郁也是一扫而空。

他悄悄地走近吴邪,观察起这个男人的睡颜。吴邪的眉头永远是紧锁着的,在休憩中也不例外。

叶修不知道吴邪经历过什么,也从不过问他过去的一切,只是每每看见吴邪脸上藏不住的疲惫和新伤盖着旧伤的身体,他就心如刀绞,偏偏吴邪还次次都淡淡地笑着,笑着告诉他自己没事。

这个人怎么就一点儿都不懂得爱惜自己呢。叶修想着,忍不住伸出他那双十分漂亮的手去抚平吴邪眉头的紧锁。正当他的手快要碰到吴邪的时候,吴邪突然一把拉过他的手腕,叶修猝不及防地向前倒去,男人一个翻身就顺势将他压在了沙发上。

吴邪温热的鼻息打在叶修的脸上,令他感到一丝晕眩。

“是你?没事吧。”看清来人后,吴邪便坐了起来。这么多年的磨砺让他的警惕性远远高于常人,即使头脑还未发出指令,身体已经提前一步做出了行动。

“在自己家里还有这么高的警惕?”叶修笑道,“我没事。”他坐起来看了看挂钟,已经快九点了,于是对吴邪说道:“听说你中饭晚饭都没吃,我把饭菜热一下你将就吧。”

“你亲自做的?”

“嗯。”

等两人在饭桌前坐下,时针早已过了9向10前进了。尽管是热过一遍的冷菜,吴邪还是觉得那是他今生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就像是久违的家的味道。

“吴邪。”叶修突然叫了吴邪的名字。

“我在。”吴邪回答道。

“生日快乐。”叶修说出了那句他准备了一天的想说的话,下一秒,他就被那个男人抱住了,那拥抱,像是要把他融入自己的血肉之中。

“谢谢。”吴邪感受着怀中人的体温,在他耳边轻轻吐出一句话。

“明年的生日,还交给你了。”

“以后所有的生日,都交给我吧。”叶修听见自己是这么回答的。


我把自己交给你了。

好,余生请多指教。

——Fin——

找出了去年写的吴邪生贺于是决定大晚上给大家安【fang】利【du】,讲真我觉得其实这对挺好吃的!
祝大家食【xi】用【du】愉快~
(去年的生贺今年才发我真是对不起大邪帝w)

【白云】没有名字

【如标题,我是一个取名废】
【只是觉得这对好吃,雷者慎入】
【第一次写文,欢迎捉虫,拒撕】
【爱护作者的玻璃心,人人有责】
【可能有严重的ooc】
——以下正文——
李白x赵云
1.
赵云第一次见李白,是在刀光剑影的战场上。他早就听主公刘备说过青莲剑仙的名号,真正见到,果真名不虚传。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一袭白衣行走在战场上,拿着青莲剑的身形忽的出现,一不注意便又消失了,飘逸的身影一闪而过,似乎任何人都无法捕捉到那一抹白色,残留下来的,只有那凛冽的剑气,以及,一股沁人的酒香。

这种人,大概跟自己也不可能有什么交集了。赵云心想。

2.
无巧不成书,有一天,他们站在了同一战线。那天,双方英雄在中路碰面了,短暂的沉寂过后,不知是谁先举起了手里的武器,一场恶战就这样打响。赵云握紧了手里的枪,手一抬挡下了迎面飞来的扇子,却被荆轲一刀划在了左臂上,后退了一步,银枪一挑逼退了面前来势汹汹的刺客。

“阿轲!!”一旁的高渐离一把揽过后退的荆轲,手指一动又是一串带着杀气的音符飞出,迅速冲向赵云。赵云又是一枪打碎了眼前的音符,猝不及防,一把刀冲着面门刺过来。

躲不过去了,赵云心说。

突然一声金属猛烈撞击的声音在赵云耳边响起,白色的身影猛地出现,带着淡淡的酒香。

“抱歉,来迟了,大招解锁太麻烦。”

哦,得救了。赵云想,接着,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赵云听见:

李白 击杀 荆轲

李白 击杀 高渐离

团灭。

3.
等赵云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陌生的草丛里,空气中残留的硝烟与鲜血的味道告诉他,刚刚经历的那场战斗已经结束了。身上的伤口被粗略地包扎后,血已经止住了,只是一些地方还在隐隐作痛。赵云支撑着坐起来,这才发现身边躺着另一个人,尽管他身上的衣服经过战斗已被弄脏,失去了原来的颜色,可他的气质还在,放纵不羁。

想必是李白没错了。赵云想。

“醒了?”李白坐起来,问道。

赵云点点头,道:“这伤……”

“是我包扎的,毕竟不是医生,手法也就粗拙了,你可别介意。”李白道,边说着边拿起一旁的酒葫芦饮了一口,看了看身边沉默的赵云,问:“上好的佳酿,不来一口?”

“不了,主公说,习武之人切勿碰酒,伤身,阁下也少喝些吧。”

“主公?”

“在下赵云,字子龙,主公乃刘备刘玄德是也。”

“嗯……”李白想了想,笑了,“我知道你们啊。”忽然,他站起来,逆着光对赵云说,

“在下青莲剑仙,李白。”

逆光中的李白像夜晚的明星,闪烁着独属于自己的光芒,倒是让赵云看的有些失神。再一眨眼,眼前的人已经消失了,不见踪迹。

找机会再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吧,赵云心说,下一秒,他就否定自己了,是啊,堂堂剑仙又怎么会需要别人的帮助呢?

4.
不知是不是天意,在那不久之后,赵云又再一次看见了李白。

那天,年轻的召唤师把他们带到战场上。赵云莫名其妙地被召唤奔赴战场,听到“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时还有些发愣。

“好久不见。”带着些许笑意的熟悉的声音在赵云耳边响起,令赵云回了神。

“嗯,也没有很久。”赵云如是说道。

“对我来说,很久了。”

对方这是希望见到自己的意思吗?赵云心想,他笑了笑,拎起自己的银枪走向了战场。

倒是莫名的开心呢。

5.
上了战场,赵云便不是那么开心了,因为他在对方的英雄阵营中,看到了主公刘备。而当他对上主公想要叫他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刘备的子弹。

这就很尴尬了。

开局五分钟,赵云正在野区刷野,突然听到李白在对面野区叫他:“子龙来。”

赵云看了看小地图上李白的位置,不明所以的跑了过去,接着,他看见李白拖着残血的蓝buff朝他走来。

“这是……”

“给你的,他们说你不能没有蓝buff。”李白答道。

赵云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脚底的红蓝两个圈,又看了看李白,说:“主公说,无功不受禄。”而且你瞎吗我已经有了。后面半句话赵云忍住了没有说出口。

出乎赵云意料的,李白听到这话,脸色突然阴沉下来,他举起手里的青莲剑了结了蓝buff,待脚底出现一个蓝圈后,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来无影,去无踪,留下一脸懵逼的赵云,还站在原地。

怎么了?赵云不解,因为是在敌方的野区,他也不便多留,便提枪离开了。

回到上路,正巧遇上对面的貂蝉在清理兵线,看到他,一朵莲花从手中召出,笔直地冲过来,毫不留情。赵云一个突刺躲开,同时也拉近了自己与貂蝉之间的距离。不过,对方似乎并不准备上来硬拼,一个闪现回到防御塔内,利用自己远程的优势与赵云展开了拉锯战,一时间,难分上下。

赵云正准备发起新一波攻击,想将对面一波带走,却听见:

李白 击杀 刘备

害的赵云一愣,对面的貂蝉趁机攻上来,在赵云脚下结成法阵,又是一朵莲花飘出,正好击中赵云。这么一来,赵云头上本来就不满的血条,又减掉大半了。赵云这才反应过来,趁着貂蝉近身离开防御塔攻击范围的机会,出手就是一套连击,结束了这场漫长的战斗。

本来他想直接去找李白,但看了看自己头上可怜的血条,决定还是先回泉水休息一会儿。刚到达泉水,又是一声:

李白 击杀 刘备

接着,

李白 双杀 刘备

李白 大杀特杀 刘备

李白 无人可挡 刘备

刘备:对面李白是不是暗恋我?!怎么总怼我?!

李白轻笑,道:“暗恋的倒不是你,不过那人与你似乎熟的很,开口闭口都是你。”

刘备:莫非……你暗恋我家三弟?

李白:……

貂蝉:……

赵云:……

其他英雄:……

李白:谁都别拦我,我怼死他!

6.
这么一来二去,两人也算认识了。在战场上,赵云也就更加关注李白。然而,他发现李白救过的不止他一人,而且,还不少。

就比如说上次,队里有个妲己。刚被召唤出来,一看身边的李白,开口就是:“李白哥哥我爱你!”

弄得李白自己都懵了,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你是上次被我救了的小狐狸?”

本来妲己以为李白早就把她忘了,还一副伤心的样子,听到这话,顿时高兴起来:“嗯(ฅ>ω<*ฅ)”

“哈哈原来是你,好巧。”李白笑起来,那爽朗的模样令对面的的妲己看得都愣了,“放心,这次我会保护你的。”

“谢谢ww”妲己一边说,一边朝李白丢出粉红色的心。被赵云抬手一枪就给打碎了。一脸黑线的赵云留下一句“战斗开始了,专心点”就一头扎进野区。

中途就看见李白各种浪各种撩,和妲己各种花痴各种示爱,一整场赵云都特别烦躁,以至于无意中跑到对面野区被打野的宫本抓了好几次。

李白怎么还没浪死?←赵云当时内心活动

直到最后推爆了敌方的水晶,赵云才松了一口气,一回头就看到李白妲己并排站在一起。

妲己:谢谢你,你救了妲己好多次。

李白:没事,都是小事,举手之劳而已。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被五个人追着跑还叫妲己先走最后跑进野区一系列躲草丛之后残血回城的事】

妲己:那妲己要怎么报答李白哥哥呢?

李白:报答?不用了。

【你有本事浪你有本事让她以身相许啊】

妲己:那……妲己以身相许好不好?

李白:这……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身边传来一声巨响,转头就看见一块被击碎的岩石和提着银枪的赵云。

赵云:没事,我就是因为赢了太激动不小心把石头打掉了。那什么……你们继续。

至于最后李白答没答应,又跟妲己说了什么,赵云也无心听下去,直接就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府邸,赵云也不休息,就坐在椅子上想刚刚的事:李白他应该不会答应的吧,上次他不是跟主公说已经有暗恋的人了吗?好像还跟主公较熟……可是主公身边的女的不就只有大小姐一个吗?

“不可能是小姐啊……”赵云想得出神,丝毫没注意自己说出了口,更没注意到身后多了一人。

“你一个人坐着说什么呢?”清脆的女声响起,把赵云吓了一跳。

“小姐。”一看是孙尚香,赵云就准备起身行礼。

“免了免了。”孙尚香挥挥手,自顾自地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接过赵云递过来的茶杯,问:“你刚刚想什么呢?”

“回小姐,子龙没想什么,”顿了顿,赵云问,“子龙想请教小姐一个问题。”

“但说无妨。”

“如果小姐特别在意一个人,没看见他就会觉得少了什么,而看见他跟别的异性在一起谈笑又觉得烦躁,这是怎么回事?”

“那你就是喜欢他呗。”孙尚香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看了一眼赵云,一脸八卦地问:“你是不是有了喜欢的姑娘?老实交代啊。”

“子龙并没有爱慕的姑娘。”

“那……男孩子呢?也没有吗?”孙尚香狡黠地笑起来,问道。

“小姐……”

赵云低头不说话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孙尚香也知晓他的性格,便没有再逗他,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衣裙走了出去,走出门还不忘回头笑嘻嘻地对赵云说:“要是有了一定要跟我说啊,我可要看看我们子龙看上的男人是什么样的呢。”

“小姐!”

“开玩笑的啦!我去找玄德了,拜拜!”

算是送走了难缠的大小姐,赵云也默默在心里为主公默哀,回头想想,这才察觉到,原来自己是喜欢李白的吗……

这可如何是好?

7.
“谢谢。”赵云擦擦自己嘴角的血,对面前那个笑的灿烂的人说道。

要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得把时间推回到一刻钟之前。赵云像往常一样来到王者峡谷,准备开始今天的战斗,不出意外的在队友中看到了拎着酒壶的李白。赵云也不是迟钝的人,他早就察觉到自从上次一别后每次战斗都能看见潇洒的剑仙,不管是在己方还是敌方。

故意的吗?赵云想,但他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即将打响的战斗上,没再多想,就提着银枪奔赴战场。

今天的战斗意外的胶着,双方的实力似乎不分上下。团了几波后,赵云不禁有些疲惫,注意力也渐渐无法高度集中了。又是一次团战,赵云最终还是露出了破绽,被对方的韩信抓个正着。长枪突刺过来,迅速的接上了一套挑飞,顿时,赵云的血条就减少了大半。

不好!赵云心里暗骂一声,一边被动的挡下韩信愈发凌厉的攻势,头上的血条变得越来越少,这场枪兵之争的结果似乎已经很明显了

仿佛情景重现一般,还是在自己命悬一线时,还是那声在自己耳边响起的金属撞击的声音,还是那个带着淡淡酒香的剑仙出手救下了自己,但似乎,又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不一样的到底是什么?

“子龙,交给我。”

是什么呢?

啊,是感情啊。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赵云这样想道。

8.
跟上次的场景一模一样。赵云看了看被包扎好的伤口和身边的草丛,最后望了一眼躺在自己身边笑着的李白。

“谢谢。”嘴角的一股铁锈味令赵云有点难受,他抬手擦去了血迹。

“举手之劳。”李白坐起来,笑道,“子龙可真是不小心啊,这是第二次了吧?”

“嗯……让阁下费心了。”

“诶,对我就不要用什么敬语了吧?叫我太白就好。”

“主公说……”

话音未落,李白一个利落的翻身压在赵云身上,在那人有些惊愕的眼神下一勾嘴角,然后轻轻地覆上了他的嘴唇,把没说完的话尽数用舌缄封。

“喂,我说,这个时候就不要提你的什么主公了吧。”李白注视着赵云水蓝色的眼睛,沉声道,“你现在只要想着我,就够了。”

“……说什么蠢话。”似乎才意识到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抹绯红迅速攀上赵云的脸颊,他转过头躲避着李白炙热的目光。

轻笑一声,李白说:“子龙,你要拿什么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呢?”伸手抚上那人被血染红了一片的抹额,“以身相许怎么样?”

半响的沉默。

“好。”

茂密的草丛遮掩了两人相拥在一起的身形,自然不会有人看到剑仙与将军交换着的一个又一个互相宣布占有对方的吻。

9.
第二天,整个王者峡谷的人都知道了李白和赵云在一起的惊天消息。

从此,只要有赵将军的战斗,必然有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青莲剑仙。

然而,只要有他们俩,那局就基本看不见蓝buff在除赵云以外的英雄身上了,哦,没有基本,是一定。

并且还要佩戴墨镜,他们对眼睛的伤害是不分敌我的。

己方看到赵云,啊这局要赢。

敌方看到赵云,啊不好快投快投快投,省得一会不仅要被打脸,还要被闪瞎。

所以说,今天的王者峡谷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谐安宁呢。

——Fin——

T_theresa:

说的太对了……

禪更:

P1道出了文盲蝉写再无江湖时候的无奈
P2道出了污蝉写双向常日时候的急切
P3道出了慵懒蝉开新系列时候的恐惧
P4道出了小学生蝉在看到太太时候的激动
P5道出了慢的要死蝉写贺文时候的无措
P6道出了一屁股债蝉看到皇鲛荒诞慵懒几个词时候的悲伤
P7道出了到处撩蝉发现鲛的番外有回复时候的负疚
P8道出了忘性大蝉发现五万存稿断在一年前时候的懊悔
P9道出了眼高手低蝉写慵懒系列之啪啪啪啪时候的苦手

夏紀ちゃん:

是我🌝我现在憋一篇跟要了我的命似的

晚安的自嗨地:

是我…手动拜拜……然而我会画也没卵用……画不出来


唔好仲意你哇:

天呐好想把这几张图置顶

图自微博见水印侵删!!!

李白的十封信

空明。

李白的十封信

主白狄,内含双兰和扁庄。

我是小学生,眨眼【呸

马上就要中考了积点RP…对我文风这么傻都是中考的错【啥




第一封信

亲爱的高长恭:

展信安

最近和花木兰过的怎么样,是不是琴瑟和鸣悠然自得?代我向花木兰问好。

是这样,我想问问你当初是怎么和花木兰告白的,别想太多,我只是想为我的文学创造积累点素材。

祝你身体安康

你的挚友:李白

第二封信


亲爱的花木兰:

展信安

我对高长恭真的不感兴趣,我真的只是想知道他当初告白的经过。

说实话,与其让我喜欢他,还不如让我大理寺十日游。

如果可以,也请你把当初的过程详细的给我说一遍好吗。

谢谢

另外祝你和高长恭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你的男朋友的好友:李白

第三封信

亲爱的李元芳:

小耗子我想问问,你【这里有被墨涂掉的痕迹】……你家狄大人喜欢什么东西?

别跟我说令牌,也别说把长安城的犯罪打击的连渣都不剩这种事情。请说点正常的,像一般人所期待的东西。

我不是想行贿,你别想多。

如果你家狄大人问我在哪里,就说我四处游历去了。

我没说谎。

大概算是你的好友:李白

第四封信

亲爱的宫本武藏:

展信安

很高兴你的剑术又进步了,如果有时间我们还可以切磋一下。不过最近不行,我很忙,非常忙。

我想问个问题,你告白过吗

如果告白过,那就请把过程写下来寄给我。谢谢。还有你能不能用汉文写?说真的,我看到你们东瀛扭扭绕绕的字我就头疼。

我热切期待你的回复。

你诚挚的好友:李白

第五封信

亲爱的庄周:

展信安

你和扁鹊又去哪里了?许久没看到你了我有点好奇。

当然了,你们两个想干什么事情我都无所谓,我只是想单纯问问你们两当时是怎么在一起的 。

怎么说呢,我有喜欢的人了。但是我不知道那人是不是喜欢我或者说接不接受我。我非常纠结。

你别妄想进入我的梦境寻找那个人是谁,反正我只能告诉你,你认识。

请尽快回信

你的挚友:李白

第六封信

亲爱的高长恭:

展信安

看完你和花木兰来信以后,我只能说我敬佩你们两个。

另外你居然知道我要干什么了,你的智商终于上线了一回真是让我感动啪啪啪。不过我真的没有骗你,你和花木兰的那种故事我还是写小说吧。并不是很懂你们塞外人的思维。

至于你说的那个方案,我会再考虑考虑的。

另外,叫花木兰别给我寄刀片了,我对你真的真的,没有任何兴趣。

你快被烦死的挚友:李白

第七封信

亲爱的李元芳:

所以你不知道你家狄大人喜欢什么东西?

还王都密探呢,要你何用。

你别告诉我,其实你家狄大人喜欢的是整座长安城。

算了算了,你家狄大人喜欢玫瑰花吗?

你一脸冷漠朋友:李白

第八封信

亲爱的宫本武藏:

展信安

原来你还没有喜欢的人啊,所以你就没有告白的经历了。

……真是可怜。

不过话说回来,你的书法看上去又有进步了,我很欣赏。下次我们约个时间出来比剑吟诗吧。

你的挚友:李白

第九封信

亲爱的庄周:

你们两个居然是在梦里告白的。

可以,这很厉害。

至于你说你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我只能说,哦.

还是我自己想攻略吧,你……太坑。

你的挚友:李白

第十封信

亲爱的狄仁杰:

请放下手中的笔和书。

然后转头看向窗外。

你未来的男朋友:李白

第十一封

亲爱的李白:

你放烟花非常污染环境,还有玫瑰花太艳,不适合我。

不过至于男朋友这事……好吧你喜欢就好。

来自狄府:狄仁杰

[全职]队长最近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怪的!(1)

叶小戚:

(CP:喻黄,双花,林方,周江,韩张) 


排名不分先后,正副队联盟的逗比文!有崩,卖萌卖雷欢个脱。


(2)←点这里 


 


夜雨声烦邀请百花缭乱加入本群


 


夜雨声烦邀请无浪加入本群


 


夜雨声烦邀请石不转加入本群


 


夜雨声烦邀请海无量加入本群


 


 


海无量 16:00:09


黄少天,又整什么夭蛾子呢?


 


百花缭乱 16:00:20


手滑不小心进来了。


 


石不转 16:00:33


退群了。


 


夜雨声烦 16:00:43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我说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能不能别这么无理无情冷淡冷漠啊!!!!我建个群你们手滑了进来就退啊!!!!!!!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我们之间的友情呢?!!!!!!!!!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


 


百花缭乱 16:00:48


友情?╮(╯▽╰)╭


 


海无量 16:00:59


我们?谁和你我们?╮(╯▽╰)╭


 


无浪 16:01:09


如果我没看错我们都是不同队的吧?╮(╯▽╰)╭


 


石不转 16:01:11


准确来说,应该是对手没错。╮(╯▽╰)╭


 


夜雨声烦 16:01:23


张!新!杰!你怎么也!![泪奔]你复制他们那个颜文字一点也不符合你严肃认真的个人形象!完全没有了气场好吗?你在外面这么OOC韩文清他造吗?


共同点!共同点!共同点!共!同!点!能不能拜托你们认真一点找一找我们之间的共同点?展开你们想象的翅膀,啊?平时那么聪明人这个时候怎么掉链子呢!快想想我们之间有什么重合的地方?


 


石不转 16:01:53


都是打荣耀的。


 


百花缭乱 16:02:18


都是打荣耀的职业选手。


 


无浪 16:02:39


都是打荣耀的男职业选手。


 


海无量 16:02:59


都是打荣耀的成年男职业选手。


 


夜雨声烦 16:03:23


[抓狂][抓狂][抓狂][抓狂][抓狂][抓狂][抓狂][抓狂][抓狂][抓狂][抓狂][抓狂][抓狂][抓狂][抓狂]


你们真是够了啊!够了啊够了啊!够了啊够了啊!够了啊够了啊!够了啊够了啊!


能不能别说这种废话?!!!!!!!


 


海无量 16:03:51


[惊恐]黄少天居然让我们别说废话!


 


石不转 16:03:53


[惊恐]黄少天居然让我们别说废话!


 


百花缭乱 16:04:18


[惊恐]黄少天居然让我们别说废话!


 


无浪 16:04:39


[惊恐]黄少天居然让我们别说废话!


 


夜雨声烦 16:05:27


副队啊!副队啊!副队啊!副队啊!副队啊!副队啊!副队啊!副队啊!副队啊!副队啊!副队啊!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咱们群里的群成员都是传说中高大威猛霸气侧漏,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副!队!长!吗?


 


海无量 16:05:51



 


百花缭乱 16:06:18



 


夜雨声烦 16:06:42


以及……曾经的副队长。


话说,你们不觉得我们开个副队联盟的群,携手并肩,共同探讨探讨队长们的生活,研究研究队长们的癖好,聊一聊队长的……八卦。


然后交流交流各自心得,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吗?


 


无浪 16:07:39


没意思


 


百花缭乱 16:08:18


黄少天你就老实交代,是不是故意拉我跟方锐撩动辛酸往事?干这种事儿天打雷劈啊!


 


海无量 16:08:51


同意LS,这是秀队长啊?黄少天同志摸摸良心啊!


 


夜雨声烦 16:10:42


[尔康手]绝对没有!!!!!!!!!!!!!!


而且!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


看起来你们家的队长现在不是队长。但在你们面前,他可是胜似队长啊……


既然你们如此污蔑我,就别怪我揭你们老底了啊!o((>ω< ))o


方锐啊!你家老林现在挺有空了吧,兴欣比赛还真是场场不落,亲临现场啊,我每次看兴欣比赛视频都能发现他那对着你那一束温和温柔温情温暖的目光啊!有时间让我粉丝后援会里做视频的小粉丝给你整个集锦,让你慢慢欣赏啊,你一准感动!我说,老林是不是已经常住兴欣小宿舍了啊?


还有!张!佳!乐!你那天跟我们打完友谊赛,赢了之后,那叫一个兴奋啊!飞奔着就躲休息室跟谁缠缠绵绵抱一起呢?你那姿势,艾玛,亏得是孙哲平,要是别人我怀疑那腰得断成三截,不行,我一定要大家都知道我那天的状况,等我画个体位示意图。


 


夜雨声烦 16:12:43


[图片]


[捶地大笑]


 


海无量 16:12:50


[捶地大笑]


 


石不转 16:12:50


[捶地大笑]


 


无浪 16:12:50


[捶地大笑]


 


百花缭乱 16:13:18


( o`ω′)ノ擦!黄少天你蹲人墙角长针眼啊!


 


海无量 16:13:51


同感,这群没法儿呆了,退群退群![挥手]


 


石不转 16:13:53


其实……我觉得这个点子还算好玩。


 


夜雨声烦 16:14:42


看到了没有?!!!!!!!!!你们!!!!!!!没良心的!!!!!!!看看人家新杰!!!!!!!


新杰天使么么哒!你就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333333333333333333=


 


石不转 16:15:23


我看我还是退出好了。


 


无浪 16:15:39


行了,说吧,黄少天你这么折腾,肯定是有什么事。


 


夜雨声烦 16:15:59


[对手指]


其实吧……这个嘛……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儿,就是吧想问问看……你们队长呢,看你们的时候都是什么眼神?(。•ˇ‸ˇ•。)


 


无浪 16:16:35


什么眼神?


 


石不转 16:17:23


看人的眼神。


 


海无量 16:17:50


没注意过。


 


无浪 16:18:19


偶尔会是求救的吧……(大概是需要我翻译点什么的时候。


 


百花缭乱 16:18:58


黄少天到底怎么了?说重点啊!不然退群!我跟你说啊,你刚刚那副抽象画已经彻底点燃我愤怒的小宇宙了!


 


夜雨声烦 16:19:29


其实吧其实吧,就是吧……我发现吧……文州最近看我的眼神有些怪怪的!(*/ω\*)


 


海无量 16:19:51


怪就怪吧,黄少天你那个羞涩的表情是什么情况?


 


夜雨声烦 16:20:29


注意重点重点重点好吗?


 


百花缭乱 16:21:05


你倒是跟我们说说,喻文州到底用什么眼神看你啊?我们才好帮你分析啊。


 


夜雨声烦 16:22:29


眼神啊……就是那种……微微发红的双眸里,炙热中带着一丝迫切,迫切中带着一丝渴求,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迷离而又清醒,朦胧却又真实……


 


石不转 16:23:23


沙眼犯了。


 


海无量 16:23:50


沙眼犯了。+1


 


无浪 16:24:19


沙眼犯了。+2


 


百花缭乱 16:24:58


沙眼犯了。+3


 


夜雨声烦 16:30:29


卧槽!你们适可而止一点啊!我现在就是想知道你们家队长都用什么样的目光看着你们的,不如这样吧——观察自家队长看着自己的时候是什么眼神,看看大家是不是都一样……这就是这个礼拜的群作业!等等我给复制到群公告上。


 


海无量 16:30:50


群作业?


 


无浪 16:31:19


那是什么?


 


百花缭乱 16:31:58


新玩法啊?


 


夜雨声烦 16:32:29


现在很流行的!就是给一个主题,整个群都各自做嘛!到时候看看成果!大家一定记得做作业啊!


不然……


不然就是整天受队长欺压的弱鸡!


 


百花缭乱 16:33:58


擦,黄少天你这是激我们啊?


 


夜雨声烦 16:34:29


是啊,是啊,是啊,激将法,激将法,激将法,激将法,那有没有效果啊?


 


石不转 16:35:23



 


海无量 16:35:50



 


无浪 16:36:19



 


百花缭乱 16:37:58



 


 


 


四天后……


 


索克萨尔邀请大漠孤烟加入本群


 


索克萨尔邀请一枪穿云加入本群


 


索克萨尔邀请冷暗雷加入本群


 


索克萨尔邀请再睡一夏加入本群


 


 


一枪穿云 19:15:58



 


冷暗雷 19:16:08


什么情况?


 


再睡一夏 19:16:28


喻文州建群?


 


索克萨尔 19:16:35


其实是前两天不小心看到少天建了一个群,好像叫副队长联盟什么的。你们家副队都有在群里,还有张佳乐和方锐也应该都在,所以也拉了孙哲平和林敬言。


 


大漠孤烟 19:17:15


是吗?新杰会跟他们闹在一起?


 


冷暗雷 19:18:08


所以我们是要建一个正队长联盟吗?


 


索克萨尔 19:18:35


关键是想看看少天到底在动什么小心思,你们有没有发现最近他们哪里不太对劲?


 


一枪穿云 19:18:58


看我


 


大漠孤烟 19:19:15


对!


我也发现了。


新杰最近……总盯着我看。


 


冷暗雷 19:19:58


而且等你转过脸来看他的时候。


他还会把头再扭回去掩饰事实。


 


再睡一夏 19:20:15


我最近没跟张佳乐在一起,不过……


 


大漠孤烟 19:20:25


什么?


 


再睡一夏 19:21:01


不过他昨晚要求跟我视频,就这样什么没说,我俩大眼瞪小眼足足看了半个小时。


 


索克萨尔 19:21:10


这样啊,那大概是怎么看你们的?


 


大漠孤烟 19:21:15


炙热的目光


 


冷暗雷 19:21:58


迫切的目光


 


再睡一夏 19:22:15


渴求的目光


 


一枪穿云 19:22:58


O.O


 


冷暗雷 19:23:25


LS形象生动


 


再睡一夏 19:23:41


LS形象生动


 


大漠孤烟 19:23:55


LS形象生动


 


索克萨尔 19:24:35


这样吗?我倒是没怎么注意。


最近沙眼犯了,不怎么舒服,眼前也总是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


 


-TBC


最近摸鱼成狂。这篇的主旨就是——LO主想玩玩颜文字。【并不。


这篇脑洞可能会有个2,先标个1,再说吧。